飞鸟仓库:将病毒溯源政治化无益于国际抗疫大局

  最近,新的皇冠肺炎疫情已蔓延到世界各地,全球确诊病例超过367万,对各国人民的生命和健康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然而,美国和西方的一些政治家并没有注意到他们自己的流行病预防和控制。相反,他们以中国为目标,编造了各种针对中国的奇怪和毫无根据的指控。从指责中国没有及时向美国通报疫情,到故意以新冠状病毒的名义羞辱中国,到最近大肆宣传病毒的源头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声称开展所谓的独立调查,甚至要求中国赔偿和承担责任,这是世界上的一大失误。在所有这些谬误的背后都清楚地写着两个字:荒谬。

  首先,病毒的起源是一个科学问题,需要由科学家和专业人士来研究,而不是由一些西方政治家来研究。

  病毒可追溯性的研究需要将大量的生物信息和流行病学证据收集成一个证据链,这一直是一个科学问题。通常需要长时间的分析和调查才能得出明确的结论。人类历史上的许多疾病,如艾滋病和非典,已经被研究了十多年甚至几十年。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还没有得到最终的确切答案,研究工作仍在继续。目前,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正在对新冠状病毒的来源进行研究,并对病毒的来源提出了一些学术观点、推测和假设。但是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顶尖科学家,包括美国的著名科学家和疾病控制和预防专家,都认为这种新的冠状病毒起源于自然,而不是人为的,并且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是从实验室中泄露出来的。

  中国是疫情爆发较早的地方,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是病毒的来源,更不用说武汉病毒实验室了。早在2月19日,国际专业医学杂志《柳叶刀》就发表了一份由来自8个不同国家的27名医学专家组成的联合声明,指出:“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研究人员已经分析了该疾病的病原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CoV-2的整个基因组,并公开发表了结果。这些结果压倒性地证明,冠状病毒像许多其他新出现的病原体一样,源自野生动物。这一科学结论也得到了美国科学、工程和医学学校的校长以及他们所代表的科学界的支持。”从那以后,由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哥伦比亚大学、图兰大学、爱丁堡大学和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学者组成的研究小组在英国杂志《自然医学》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再次强调科学证据表明导致疾病的新冠状病毒是自然进化的产物,而不是实验室合成的产物。4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所有可获得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源自动物,而不是实验室制造的。就连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也公开表示,“病毒的基因证明它是从动物传染给人类的,而不是通过实验室的人工改造”。

  第二,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相继抛出“向中国扔锅”的谬论,反映了他们对因抗疫不力造成国家信用损失的深切忧虑。

  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始终保持开放、透明和负责任的态度,及时采取了一系列果断有效的措施。中国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关闭、停课,甚至不惜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才采取了关闭城市的“核心”隔离措施,将病毒牢牢锁定在自己的领土上,从而为世界赢得了应对疫情的宝贵时间。实践证明,中国政府对疫情的判断是准确的,各项工作安排是及时的,采取的措施是有效的。防控工作的成果再次显示了中国在快速控制疫情、恢复和扩大生产防护材料的经济基础以及成为积极提供外援的大国方面的体制优势。

  另一方面,许多西方国家在疫情开始时漠不关心,低估了病毒的危害性和传播,冷眼旁观甚至开玩笑地报道了中国的疫情。只有当这种流行病在他们自己的国家广泛传播时,他们才突然醒悟,错过了预防和控制的窗口,导致局势变得严重,甚至失去控制。西方精英越来越担心,如果一个标榜“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失败了,西方将如何应对。当时,西方政客们纷纷抛出诽谤性的理论,媒体频繁炒作这些理论来掩盖自己的缺点,转移人们对热点的注意力。

  以美国为例。疫情爆发后,美国政府行动缓慢,甚至故意淡化新冠状病毒的威胁。结果,美国错过了阻止疫情蔓延的最佳时机,成为全球疫情蔓延的新“中心”。目前,全美国感染新皇冠肺炎的人数已超过120万,死亡人数已超过7万。与此同时,美国国内的竞选活动继续发酵,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支持率交替上升。特朗普的主要竞争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Biden)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等主流媒体上发表署名文章,批评特朗普未能“诚实、系统、有准备地评估和传达病毒对美国构成的威胁”。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公开批评特朗普让各州承担责任的做法是“推卸责任”疫情的蔓延削弱了国际社会对美国国内治理能力的信心,并暴露出美国缺乏召集和协调全球应对危机的能力和意愿。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世界卫生组织一再批评美国没有承担起作为一个大国的应有责任。面对疫情失控、选举焦虑和舆论责任追究的巨大压力,特朗普政府及其追随者企图将“罐子”扔向外部,将中国作为“替罪羊”,以此来逃避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无力的防疫努力。过去,美国的一些媒体经常大肆宣传我的出口和医疗援助的质量问题。后来,美国“切断”世卫组织的供应,矛头指向中国,散布“病毒起源的阴谋论”、“中国的责任论”和“中国的赔偿论”,这是黑白分明的。这些理论的实质是,美国担心中国日益增强的国际声音和影响力,担心它将“失去领导地位”,不愿意让国际反流行病合作给中国“加分”。它打算抹黑和指责中国,以对冲中国的防疫效力和国际合作的积极和道德影响。

  目前,新的冠状肺炎仍在全世界蔓延。世界各国都应该把重点放在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以及病人的治疗上。此时将可追溯性问题政治化不仅违背了科学研究的初衷,干扰了相关的国际合作,也不利于国家间的相互信任和全球抗击艾滋病的斗争。

  这种流行病没有孤立的岛屿。人类是命运共同体。他们战胜了影响所有国家人民安全的流行病。团结与合作是最强大的武器。疫情爆发后,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与世界其他国家分享新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开展防疫专家国际合作,每天发布实时疫情数据,定期发布COVID-19诊断和控制计划,积极向疫情严重的国家捐赠防疫物资,体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责任。

  在全球化时代,所有国家都是“同一片海的波浪,同一棵树的叶子,同一个花园的花朵”。只有坚持多边主义精神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同心协力,团结合作,面对困难,团结强大的联合力量战胜这一流行病,我们才能有效应对这一全球风险挑战,走向持久和平与共同发展。

  (作者:姚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世界政治研究所所长助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iiiiwd.com/a/ABdan/2020/050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