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代发:分手后仍和前任小叔子保持联系,一波操作后让她后悔不迭

“我一直把他当自己亲弟弟看待,完全没防备,”下个月就要办婚宴的庄蓉婷丝毫没有新嫁娘的喜气,身心都憔悴不堪,“这事让我怎么跟婆家交代啊!”
  昔日坎坷情路唯有“弟弟”帮衬
  事情还要追溯至2012年,刚大学毕业的庄蓉婷在和朋友聚会时结识了仪表堂堂的章军,两人一见倾心并很快热恋了起来。然而美好的爱情总会有些缺憾,心仪的男友虽然个人条件优质,却有个令庄蓉婷父母不满意的家庭环境。章军自小父母离异,他跟着母亲和继父重组家庭,而继父还带着一个比章军小十岁的儿子章建涛。
  得知自己优秀的儿子被庄家父母列为“有待考察”,章母颇为不满,直接表示反对两个年轻人继续交往。就在两家大人相互看不顺眼时,唯一持支持意见的是家里最讨喜的章建涛。因为都是年轻人,他和庄蓉婷聊得来,并觉得这个未来嫂子很适合哥哥章军,便时常在父母面前为哥嫂说着好话,还拿出了自己为数不多的零花钱补贴哥哥给嫂子家准备彩礼钱。为此,庄蓉婷一直对章建涛心存感激、信任有加,平日里就把他当作了亲弟弟一样融洽相处,有什么好东西都不会忘了他那份。
  然而,这段没有父母祝福的恋情在煎熬了两年后,仍未能敌过现实的压力,二人最终还是分手了。但即便这样,庄蓉婷还是和章建涛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姐弟关系。章建涛初中毕业后一直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恨铁不成钢的父母都不愿再管他,庄蓉婷仍对他关心备至,不但给介绍过好几份工作,平时也会时不时地接济一下他。
  2017年底的一天,章建涛突然火急火燎地来找庄蓉婷,声称自己在做一个大生意,可以赚很多钱,但是手头紧缺本金想问姐姐借一些。
  见弟弟肯上进了,庄蓉婷高兴又欣慰。章建涛则是一副扬眉吐气的模样,炫耀着自己通过网上刷单得到的高回报提成。庄蓉婷看到他手机上收到提成的一些截图,便深信不疑,拿出自己仅有的4万元积蓄支持他。
  拿到钱的章建涛连连称谢,说回头赚了钱翻倍还给姐姐。但让庄蓉婷没想到的是,别说翻倍,连本金还没拿回,她就接到了公安机关打来的电话。原来,章建涛以刷单返现、清除贷款记录等名义对多名被害人实施诈骗,骗来的钱已被他全部挥霍。
  得知章建涛仍旧是在不务正业,问自己借的钱也是用作诈骗他人时的资金周转,庄蓉婷气得头皮直发麻,但毕竟当作亲弟弟一样疼了好些年,她还是不忍心看着他受罚,便到处奔走为他求情。后章建涛因这次的犯罪行为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失足“弟弟”出狱后找姐姐忏悔
  “姐姐,我不想回去被爸妈骂,你能收留我吗?”2019年7月,章建涛刑满释放出狱,他第一时间来找庄蓉婷忏悔。
  此时,庄蓉婷已经有了一个感情稳定且准备谈婚论嫁的男友,虽然自己一直把章建涛当作亲弟弟在照顾,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前任小叔子,收留他会引起男友不满。可看着清瘦的章建涛痛哭流涕地求自己原谅,还口口声声说自己之前借的4万确实去投资刷单了,他骗别人也从没想过要骗姐姐,庄蓉婷不禁又心软了,劝诫了几句后带着他安顿起来。为了避免矛盾,庄蓉婷叮嘱章建涛不要和自己的男友正面接触,并提及自己积攒了十几万的嫁妆,正在筹备婚礼。
  休整了十几天后,章建涛和庄蓉婷说起他之前在刷单平台上投资的钱可以返还了,并拿出了已经恢复额度的支付宝花呗截图,表示暂时是因为他的芝麻信用太低所以还不能使用,要借用一下姐姐的支付宝账号收取返回的钱,待钱到位后就可以还债了。
  庄蓉婷心想章建涛刚从牢狱中出来,定已痛改前非,加上繁琐的返款步骤令人不耐烦,她就直接把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和密码交给章建涛去操作。拿到账号后,章建涛马上做了一笔7000元的支付账单让庄蓉婷付款,说是为了给刷单平台提供一个支付后的条形码来实现返钱。庄蓉婷不疑有他,直接支付。
  很快,账上除了收到本金之外,还收到了5000余元的返款,听章建涛说这是他之前用问她借的4万元投资刷单返现赚来的钱,现在就直接返给姐姐,庄蓉婷很是心动,更积极和放心地配合着操作。
  随后,章建涛以测试银行卡、手续费、商户自动扣款为名让庄蓉婷再次支付了1.3万余元。但等了好几天,这些钱却没有收到一分返款。庄蓉婷心中有些不安,可章建涛却一问三不知,她只得向支付宝客服提起异议申诉。
  但令庄蓉婷意外的是,扣款商户很快联系她称这些钱已悉数转给章建涛。庄蓉婷感到一头雾水,再去质问章建涛时,他承认钱确实已经收到,但全部转给刷单平台的客服了。
  “姐姐,你赶紧撤回申诉,万一商户报警我可又要被抓进去的。”听了章建涛的说辞,庄蓉婷倍感心累,也无可奈何,只得撤回了申诉,并立即更改了自己的支付宝密码。可章建涛却指天发誓,坚称他的支付宝已经收到刷单平台退回的6万余元,并已和支付宝客服确认账户内确实有余额,但现在账号冻结,只要交5000元押金就能解冻拿回退款。
  心有余悸的庄蓉婷担心再次被坑骗,正欲拒绝,章建涛又发来一张他与刷单平台客服的聊天记录,表示确有其事,且如果对方不还钱,就能以此为证据报警。庄蓉婷将信将疑,在章建涛的软磨硬泡和信誓旦旦之下,她再次放下了戒备,通过微信转账给他5000元。AB单礼品代发
  原以为事情已告一段落,谁知隔日章建涛又发来一张聊天记录,显示刷单平台的客服要求再交一笔撤销费、一笔冲正费以解冻资金。面对章建涛接二连三的转账要求,庄蓉婷已认定他口中所谓的刷单平台是个行骗组织,好心提醒,章建涛却说:“我已经去报过警了,警察说这个要双方自己协商,没办法立案。”庄蓉婷听后只得作罢,却也不再肯给章建涛打款。
  “弟弟”盯上了姐姐的嫁妆钱
  就在庄蓉婷对追回这些钱已经不抱希望时,章建涛突然微信推送了一位名叫丁小玲的客服过来,说是刷单平台联系返款事宜。通过好友后,这位丁小玲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图片,诚恳地向庄蓉婷表示平台一定会将刷单的钱退还。
  看到丁小玲身份证户籍地是江苏省张家港市本地人,且言语之间尽是真挚,甚至一起吐槽了章建涛的胡乱操作,庄蓉婷便逐渐放松了警惕,并听对方安排,分几次向对方支付了共计1.4万元刷单返款手续费。
  之后的日子,丁小玲每天耐心地将资金的每一次流向对庄蓉婷进行详细说明,并称因为章建涛之前将她的支付宝跟多个网贷平台关联,目前需要将这些网贷平台账户通过冲正方式关闭后才能操作退款。
  为了尽快拿回钱款,已对丁小玲深信不疑的庄蓉婷配合着,按照只有在网贷平台申请额度借钱,然后再把钱还进平台的冲正方式,陆续从“安逸花”“招联金融”“中邮钱包”等11个网贷APP中贷款了14.5万余元。
  一个月过去了,庄蓉婷逐渐收到各个网贷平台发来的催款通知,面对丁小玲“钱全部都被打到刷单平台,你自己先想办法还款”这与之前完全不同的说辞,庄蓉婷不禁慌了神,她被迫取出了自己的嫁妆钱先垫上还款。而此时,素来喜欢缠着姐姐的章建涛,也一下子消失了踪影,怎么都联系不上。
  催款电话的持续轰炸让庄蓉婷焦头烂额,回头重新细查所有账单,才发现借出去的钱最终都进了同一个人的账户——章建涛。这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如当头一棒,气愤之下,庄蓉婷直接报了警。
  很快,正准备逃往外地的章建涛被警方抓获归案。经查,原来他出狱后不但没有洗心革面,还染上了赌瘾,一没钱用就去坑蒙拐骗,刷单平台返款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自导自演,所谓的客服也只是他使用丁小玲的身份与庄蓉婷聊天,以重新获取信任继续骗取钱财。空包网站
  “他们都是我的老相识,很好骗”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2019年7月至10月案发,短短几个月内,章建涛以刷单返现赚钱、帮人消除网贷信息为借口,不仅骗光了庄蓉婷的嫁妆钱,还同时对多人实施着诈骗,诈骗所得金额共计62万余元。而这些被害人,皆为章建涛的同学、朋友,骗来的钱均被他用作赌博挥霍一空,现已无法追回。
  “我一说刷单和消贷,他们就很感兴趣,都是熟人,也不会多疑。”2月21日,江苏省张家港市检察院依法对章建涛以涉嫌诈骗罪向法院提起公诉,这一次,等待他的将是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青年大众想通过兼职、第二职业等方式来增加自己的收入,导致大量利用中奖通知、网上兼职、理财、网贷等功能来实施诈骗的模式应运而生。”据张家港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些诈骗者利用被骗者贪图小利、欲“躺赢”的心态,以及缺乏社会阅历、判别能力低等特点,一步步诱惑被害人陷入错误意识、最终自愿交付钱财。
  该案的承办检察官周丙龙提醒,在本案中,章建涛是在同一时间对多人实施了同一方式的诈骗行为,但实际蒙受钱款损失的涉案被害人几乎都是他的老相识。当章建涛向他们抛出高收益的诱饵后,这些被害人多数忽略了投资背后的风险和反常理性。因此,社会大众在面对经济问题时应理智思考,面对各种诱惑时保持清醒头脑,即使是熟人、朋友承诺或给予的“好处”也要留有警惕心,切不可心存侥幸。(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iiiiwd.com/a/daifalipinpingtai/2020/0415/8.html